首页 > 新闻动态 > 北大医疗新闻

一名孤独症老师眼中的特教专业和真实的患儿家庭


作者: 品牌服务部           2018-11


  如果说迈入这个行业是因为兴趣,那么做好一名康复师,是她对自己严格要求,对专业充满探索热情的结果。——武亚琼 北大医疗脑健康孤独症康复师

  一颗帮助孤独症孩子家庭的心

  武亚琼本科专业是心理学。在大三那年,因为研究儿童心理的老师的一句话,她确定了自己未来的职业方向——从事特教行业,做一名孤独症康复师。

  那句话是这样说的“现在孤独症的孩子越来越多了,但是没有人能够帮助他们”。

  武亚琼本人非常喜欢小朋友,当时就涌起了要帮助孩子和家庭的强烈愿望。从事特教行业,接触孤独症的孩子和家庭之后,更加坚定了这一点。

一段来自康复师的独白

  “特教孩子家长心理很脆弱的,可能因为你一句话就落泪。我见过一夜白头的家长,那位妈妈给我看她在孩子查出问题之前的照片,和我面前的人对比,真的变化很大,她后面一半的头发全都变花白了。”

  武亚琼看中自己的工作对于孩子的作用,也重视对于家庭的帮助和改变。

  “孤独症康复师还有一个身份,就是心理咨询师,因为不止要培训孩子,也要培训家长。通过你的帮助,让家庭变得更好,这是特教比普教更有意义的东西,普教做好了是对一个孩子好,特教则是对一个家庭好。”

  武亚琼在北大医疗脑健康实现着自己学生时代的愿望。她坚持从专业上培训家长,从心理上安慰家长。参与举办各种家长培训、家长课堂、家长沙龙,请专门心理咨询师对家长进行心理层面小组辅导, 教他们在家时候怎么与孩子相处,怎么强化孩子的正向行为。

一个被定义为理科的专业

  从业四年,武亚琼像海绵一样,吸收着这个专业的营养,学习了一位合格的孤独症康复师所必须具备的执业技能:具备做VB-MAPP评估(语言行为里程碑评估及安置程序)的能力、熟练为学生撰写IEP(个别化教育计划)、学习ABA(应用行为分析)、BCaBA(注册助理行为分析师)知识体系等。以BCaBA为例,这是应用行为分析的执照,中文为“助理行为分析师”,也是普遍被家长、老师们认可,国际上较为常用的从业资格认证之一。

  “每个小朋友不一样,会有差异,他们表现形式可能都是“哭”,但干预方式和干预计划决定了对于哭的不同处理方式 。我没想到小朋友这么难教,也没想到这个专业很系统化,知识体系有那么庞大、那么系统。”

  “我的专业有数据支持,逻辑性、系统性很强。除了上课过程中需要开拓思路之外,其他都是一环扣一环的标准化操作,我认为这是理科。”

一些孤独症孩子们的教具

  武亚琼将学到的专业知识很好地应用在实践教学中,在ABA知识体系里面的“差别性强化替代行为”的指导下,一个孩子对于触觉刺激敏感,需要刺痛的感觉,我们就会给他专门定制一个带软刺的圆球作为教具,用于强化正向行为。

  “问题行为肯定是因为某些东西爆发的,爆发如果得到了奖励会加强问题行为,所以一定要等到孩子安静了,再决定是否满足他的要求。孩子喜欢的玩具都可以作为强化物。”

  从带软刺的圆球、贴在墙上的泡沫板……北大医疗脑健康的教室里有很多个别化和常规教具,专门为特定孩子制作。

一位孜孜不倦的奔跑者

  从大学本科取得三级心理咨询师,获得北京市残联、中残联认证的上岗证书,到现在继续奋斗在成为BCaBA的路上。她一直对专业孜孜不倦地追求着,乐此不疲。

  “学的东西越来越多,会觉得自己越来越渺小。也会慢慢知道自己哪里不足,然后朝着目标努力。”

  这种努力不止停留在理论知识的学习上,也体现在对于课程的严谨。一节为时40分钟的个训课,武亚琼有时会因孩子出现问题行为,把课程时间延长到两个小时。

  “根据孩子状态,出现哭闹、攻击等问题行为的时候要先处理问题行为,当孩子能维持一个良好的学习状态时,才能继续完成教学任务,课程内容不能因为下课时间到了而中断。”她始终对专业和工作保持着认真和敬畏。

  武亚琼不仅认真,还善于总结,乐于分享。她根据工作实际撰写的个案“我要饼干”入选了贾美香主编,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出版的《孤独症儿童训练个案集》。讲述的是一个最初只能通过哭泣表达需求、只能以字为单位进行自言自语、会用桌上的玩具砸人脑袋、不听指令的孩子,通过实践教学,慢慢开始配合。从执行一个指令就要得到一次奖励,变成平均执行4个指令得到一次奖励,用专业话术表达,就是“强化计划从连续强化变为VR4”。经过康复训练,这个孩子可以说“我要吃饼干”,“我要找妈妈”等4-5个字的自我意识表达,集体课也可以和小朋友们一起玩耍,进步非常明显,也让他的妈妈轻松很多。

  专业能力与工作职责相辅相成。去年8月份,武亚琼成为一位小组长。一天四节个训课的基础上,还要负责四个班的教学质量督导、协助班主任与家长沟通,制定教学计划,开展新老师、实习生的培训工作。

  42个家长,沟通基数增加,种类增加,她依然一丝不苟地协助班主任完成沟通任务。依然孜孜不倦地追求着她的专业理想。

  随着专业技能和管理能力的积累,我相信面前这位年轻的特教老师会朝着自己的梦想一步步迈进。用自己专业的康复技能,改变更多孤独症孩子的问题行为,帮助更多家庭走出阴霾,拥抱阳光。


<